林铁一开口,凌星月就明白了八九分,“林铁你是说,这海盗王是一种对于其他地方的威慑力,就像是某种威力极大的武器,虽然我不使用它,但是它在这里,你就不要想打我这里的主意,对不对??”

“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错,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是这这这这样,为为为为为为什么海海海海海盗王,四年一届?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是为为为为了海盗王的事实是实实力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退步。”

凌星月点点头,明白了,这四年一届的海盗王大赛,明面上是什么钱的交易,各种涌动啊,但根本的目的,是保证在海盗岛上有一个非常能打的,实力超群的海盗王,这个家伙的实力,必须能够达到一种战略威胁的程度,这样,海盗岛才能保证自己的系统,能够执行下去,在上岛之前,凌星月所认为的,海盗岛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完没哟规则的地方,也完没有秩序,其实并不完,海盗岛确实是一群乌合之众,各种的弱肉强食,丛林规则,但是丛林规则也是规则,这种被强者统治,强者说了就算的规则也是一种高级规则。

海盗岛并没有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不堪,在很多地方,这种自由发展完不受拘束的形式,让海盗岛或得了空前的发展,从这个黑根竞技场就可以看出来,海盗岛在很多项目上,已经是远远的领先了玛莎拉度,虽然这也是有代价的,但是付出代价的都是一些贫弱的家伙,对于海盗岛来说,那样的家伙,根本就不能算是代价。

而海盗王,正是保证这种弱肉强食能够继续下去的关键,对外面的敌人,海盗王是一种威慑,对内部,海盗王则是一种保证,所以这四年一届的海盗王大赛,不仅仅是吸引人,而且会更加直观的将海盗王的能力直接展示给大家看,同时随着一届一届的海盗王比赛,海盗王位置上的人,会一届比一届更加的强悍,这种威慑力也就更加的稳固。

这也让凌星月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为什么魔族,在这个时候,开始了他们的行动,第一,这是海盗岛的一个真空期,海盗王需要备赛,威慑力下降了,第二,把握机会,魔族甚至可以成为海盗王,如果他们的计划成功了,那么就不需要对海盗岛有什么侵犯了,直接就拿下额,这会剩魔族天大的功夫,简直就是拱手送上的水平,所以这次魔族的行动,是看准了这个时机的,着场上一定会有魔族的队伍。

凌星月的脑瓜转的飞快,还在想着魔族的行动呢,就听见场上的主持人大叫“有请六游队的白夜,和蓝月队的凌星月。”紧接着,整个场地都响起了音乐,而两边的大屏幕上也分别打出了两个人的样子,一个身穿龙族战甲,另一个则是一身灰色的外袍。凌星月收回了思绪向着章峄山几个人摆摆手,“我上了。”“大人不要勉强,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定给大人助力。”“没错大人,只要你一个眼色,我们这里就都上了,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凌星月也是笑着摇摇头“你家大人没那么不禁打,好好看着吧。”说着,走上了甬道。

对面的白夜也是直接走了过啦,两个人走过整个的赛场,在圆心处站定,隔着主持,定定的看着对方,主持人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一声“比赛开始,”就从擂台上退了出去,说是退了出去,根本就是一阵狂飙,跑出了擂台的范围,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暴起的不知道有多少,而主持人被这一瞬间就打爆的,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但是今天擂台上的两个人都不着急,缓缓的活动这身上的筋骨,知道今天这一仗不是简单的一战,和平时的那些杂鱼不同,今天在自己眼前的这可是一条真正的大鱼。凌星月从背后缓缓的抽出啦长刀,白夜是一阵的冷笑“怎么,还用刀啊。”凌星月一笑,手上一震,刀身上一排的符文亮起,白夜这才发现,对面的这把刀,不是一般的凶暴,看这符文的数量,这把刀恐怖异常,白夜点点头,手上一抽,两只不同长度的匕首,出现在了手里,一黑一白,两道不同的气息,在这匕首上是来回的环绕,一手正握,一手反握,拉开了架势。

“那天就看你不顺眼了,居然还敢偷窥,今天让你知道知道厉害,小子,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有什么想说的马?”凌星月一笑“你废话好多啊,”白夜等的就是凌星月开口的这一瞬间,突然身形暴起,身影闪烁间就在原地消失了,而凌星月也同时的消失了。看台上传来了吃惊的呼声,两人一上来,就没有什么试探,而是力出手,都想在头一个照面,就置对手于死地。

“太让人惊讶了,太让人惊讶了,两位选手竟然同时消失了,场地上只能听到武器对撞的声音,这是什么样的速度,什么样的速度??太惊人了太惊人了,”这个主持人虽然是退出了场地,但是他的声音,依然在会场上回荡这,解说着现场的局势,同时引发了看台上的巨大声浪,“上啊,白夜,干掉这个小白脸。”“凌星月,,我看好你,干掉白夜这个丧门星。”不同的支持者,都有了不同的选择,声浪此起彼伏,而两队的队员,都静静的看着赛场上的两个人。

白夜和凌星月上来就展开了一阵的速攻,两个人都是急速攻击的代表,两个人的身法,说起来,还真是有一些相像,白夜的两把匕首更短更适合速攻,而凌星月的长刀,则更加凶狠,充满着一刀两断的气势。速攻中的两个人轻易就将速度拉到了极致,要知道,平时这两个人的速度,根本就没有人能跟的上,今天,第一次,两个人有了一个棋逢对手的战斗。

小祸祸管珂秀丽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