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故作谦虚。

但此时,萧仲的目光,已经带着侵犯性的看向董琳琳那玲珑的身段,已经在期待着,是否可以和董琳琳之间,发生一点什么美妙的小故事。

原本他只是想吹嘘一番,装装逼。

但现在看着董琳琳的姿态,却不由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至于追董琳琳?

萧仲倒是没有这个想法,他很清楚,对于董琳琳这种女人而言,他那男模一样的身材根本不被放在眼里。

否则人家董琳琳要找个男模男朋友,哪能轮得到他?

长得帅气的,身材好的,模特公司多的是。

但是,能给她介绍谢二少认识的贵人,那可是寥寥无几。

“这身材,啧啧。”

心中正暗搓搓的期待着。

董琳琳突然惊讶出声:“那不就是谢二少?”

俏皮小甜心手捧西瓜日系写真

面色一怔。

萧仲连忙望去。

果不其然,在大厅门口位置,一身西装笔挺,略显黑瘦一些的谢二少,谢津昊,正带着一个无比美艳动人的大美女,提着礼物走了进来。

“这……”

萧仲顿时喜出望外。

简直是老天爷仿佛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一样,刚刚吹嘘完自己和谢二少的关系,谢二少就闪亮登场。

这也太,太……太完美了。

噌的一下不由分说的站起来,深吸一口气,扯了扯身上的风衣,宛如朝圣一般,带着忐忑与期许。

萧仲连忙大步流星的快步小跑迎了上前去。

“……”

面对这一幕,董琳琳倒是一副稳坐钓鱼台。

侧目瞥了一眼嘴角含笑,瘫软在沙发上,坐没坐相的林涛,再看看那已经下意识起身的苏勤勤,忍不住暗暗摇头。

“谢先生!”

人未至,声先到。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迎面一脸激动谦卑的小跑冲向自己,没人会注意不到。

自然,刚刚走进大厅内,还手提礼物的谢二少,以及他身边美艳动人的大美女,立马就目光定格,带着几分疑惑蹙眉的看向萧仲。

这让目光紧紧注视着二人的萧仲心头一跳。

糟了!

两个月没见面,谢二少不会忘记自己了吧?

正暗暗嘀咕着,就见谢二少身旁,那美艳动人的绝美女孩,美眸突然一亮,闪着喜悦的目光,热情的冲自己……啊,不对,好像是在冲自己身后挥手。

“这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心中暗暗嘀咕着,萧仲却已经来不及多想。

因为他已经来到了谢二少与女伴身前。

连忙带着喘息,红光满面,喜不自禁的伸出手,十分谦逊道:“谢先生,幸会,幸会,没想到在江林还能见到,这可真是巧啊……”

“恩!”

话没说完。

萧仲就见到谢二少轻轻点头。

这本是让他喜悦的事情,这意味着谢二少还记得自己。

但问题,谢二少为什么一直往自己身后瞅?

看什么?

难道在是对董琳琳这个大美女有想法?

“让一让,谢谢!”

下意识的,萧仲一脸费解的挂着些许尴尬的笑容,回头顺着谢津昊的目光看去,想要看看谢津昊到底在看谁。

结果身旁那美艳的女伴,已经轻柔开口。

“好,好……”

一脸局促与尴尬的萧仲,本能的连连点头,让开身位。

就见到谢二少与女伴,像是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径直走向自己刚刚前来的沙发处。

哪里,未婚妻苏勤勤一脸愕然的愣在原地。

董琳琳正端着的黛眉微蹙,坐在沙发上。

至于林涛……

一个妥妥的屌丝坐像,像是浑身没有骨头一样,瘫软在沙发上,这成何体统?

这像是什么样子?

知不知道正在迎面走来的人是谁?

眉头紧皱,心中正暗暗斥责林涛这个家伙没有一点眼色。

三秒之后,萧仲脸色直接肿胀成一幅猪肝色。

“林大哥,怎么在这里啊?”

甜美的笑容,热络的问候。

在萧仲瞠目结舌的注视下,谢二少身边那女伴,轻车熟路的径直来到林涛身旁坐下来,脸上让人心神摇曳的灿烂笑容。

当然,仅仅如此也就罢了。

那比以前黑瘦许多的谢二少,则直接做出了险些让萧仲晕厥的举动。

“林先生。”

来到沙发前,轻轻点头,谢津昊打着招呼。

他没有谢荷香那么熟络。

不过礼数倒是做足了。

宛若晚辈一样,十分恭谨的打了一个招呼。

林涛嘴巴翘起,勾勒出舒心的笑容:“我怎么不能来这里?”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们最近不是看来一直在江林,怎么也不知道来找我?”

谢荷香没有开口,看了二哥谢津昊一眼。

谢津昊皱眉道:“家里在这边有一些事,挺忙的,一直抽不出时间,等忙完了,一定找机会请林先生。”

有些公式化。

当然林涛也能理解,毕竟自己曾经和谢津昊撕逼撕的很激烈。

心里有疙瘩,做不出热络轻松的神态也能理解。

至于谢荷香……

现在的她,某些姿态、举动,太成熟了,林涛也不喜欢。

所以轻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一转,看着那远处正快步走来的江枫,扬了扬脑袋:“行了,江老板都亲自来了,怕是有不少事,先忙的,待会上桌了,抽空再聊。”

“行,那我先过去了。”

瞥了一眼江枫,谢津昊点了点头。

谢荷香笑容灿烂的挥了挥手:“那林大哥,咱们待会见。”

林涛轻轻颔首。

目送两人转身,迎上江枫。

远远地,就开始打招呼。

不过貌似不是很熟,谢津昊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哪像是来祝寿?更像是来收账的。

反倒是谢荷香在一旁,温婉如水一般,调节气氛。

“娴熟,太娴熟,也太市侩了,缺少了曾经的那种纯真。”

林涛正暗暗嘀咕着。

一转眼,却看到身材高大修长的萧仲,好似犯错的孩子一样,顶着一张猪肝色的窘迫表情,脑袋低垂。

来到沙发前,毕恭毕敬,甚至腰板不自觉的弯曲:“林,林先生,我……”

这是来认错了?

“其实我和谢二少也不熟,待会上了餐桌,还望萧先生能够从中美言几句,介绍一下。”林涛笑意和熙,宛如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