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则荀申这一式神通,与其名为“龙蛇”,毋宁名为“观山”。

当初阴阳洞天决战,荀申这一式新出世的“观山”神通,已是利大人无法应付的绝着。只是“丹元振本”之法一日有三次容错,而荀申纵在“观山”上胜出一式,也不足以扳回部局面。

如今“观山”一式以“凌人”、“求心”的龙蛇之变为根基,等若将一式神通,化作九式。

“观山”九连环!

面对荀申的绝着,利大人迅速做出反应。

那九星连珠之象,利大人然无动于衷,只是自顾自的引动符箓宝树。

这是利大人自上一回与荀申交手之后总结的经验教训。

与荀申交手,万万不可被动的见招拆招,将一身容错丹法,用作被动防守。必须以我为主,尽快发挥出“丹元振本”之术的兜底之用,对敌手施加以最严厉的攻击。

利大人也曾考虑过,自己这一套以丹法承受攻击、然后以攻为守、以伤换伤的打法,是否太过简明了些。

但是相继和秦梦霖、归无咎照面之后,经历过动摇徘徊,最终却心意愈坚——

对自己的“道”信心愈深。

宝树生花,三枚符箓当空浮现。

背带裤美少女的清爽夏日

一赤,一绿,一墨。

赤色符箓形貌展开,所示现的是一个夺目的“炎”字。

绿色符箓依旧是那古拙玄奥的十个大字:“得旨青冥外,虚心两界空。”

这两道符箓,正是利大人上一回与荀申交手时候所动用的手段,“青冥两界”神通附着杀伐之法。

剩余的第三枚符箓花开之后,所彰显的却是一个“流”字。

“炎”字符与“流”字符合流,所示神通不再是当日火鸟之形,而是一团粹白气机,无形之中,又有超越。

水火相济,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都陡增数倍不止。

此神通在脱手的一瞬尚只是拳头大小,但到了近身处,只怕要绵延数里,几乎变成裹挟一片空间的小界。

对于“青冥两界”这一符道之中无视防御的换命绝着,除非你之修为根基高于对方。否则注定是化解不了的。

荀申生受这一式,立刻便要失去战斗力。

而利大人的一日三次的丹元振本之术,似也无法应付九星连珠。

电光火石的一交手,似乎要以两败俱伤结局。

但是——

今日之比斗虽然依旧是单打独斗,但是却与寻常擂争有所不同。

只讲胜负,不论功行。

外物手段,悉可用之。

荀申袖间一物,轻轻一拂。

此物看似只有一指节长短,观其形貌,像是一枚缩小了数十倍的鼓槌。

“乱空锤”。

此物就那么轻微的一晃动,并未发出任何声响。

可是利大人的来袭之势,却迅速缓和了下来。好似空间中多了无限屏障,穿越缠绕,反复震荡摇摆,多走十倍旅途。

“青冥两界”之术,委实无法阻挡,其最终是能够穿越一切阻碍,和自己作生死之搏。但是若延缓其近身的速度,便有转圜之法。

如利大人、荀申这一层次的人物,其最高明的神通一旦施展,便如附骨之疽。按理说你若不能正面抵挡、破解,纵然是对方在使出神通之后受创,已施展的神通手段依旧威能不减。

但荀申却另有一道高明神通在身。若敌手先行败落,他却可引气移势,将其神通之法平白削弱三五成。

十二年前,由于琼石门势力范围扩张极快,曾与一家妖族发生龃龉,以至于门下弟子多有死伤。

那一家妖族族中有三四位妖王坐镇,亦有不亚于桑鹕一族、角兕一族的规模,抑且地处偏僻,素来横行霸道惯了的,不知天地之广大。孤邑上真等人果断出手,将其剿灭。有两位妖王皆如当日的金勋垣一般,尸骨无存了;但是另外一人大意之下,却被孤邑上真以极诡秘的手段制住了。

将此妖活炼之后,才得这一件秘宝“乱空锤”。

由于炼制之法兼取了人道秘术和孔雀一族的手段,因此此宝既非“天祭器”,又非“恒器”,但却又兼有二者之特点。

这是一件极为罕见的天玄境之前便能发挥效用的天祭器层次秘宝。

考诸功行路数,此宝最适合荀申来使。就算不提荀申那一门伤敌之后消解神通的绝着,将敌手太过紧凑的手段暂时化去,给自己争取时间,发挥出应变筹策的长处,同样对于荀申是极大的增强。

由于几位道尊已有默契,故而甘堂宗只花费了一些象征性的代价,便将此宝换了过来。

有此物争取时间,成败就在利大人那一边。

现在,就看利大人能否接下名为“龙蛇”、实为“观山”九连的排闼之势了。

第一星当面。

利大人双目微闭,似乎在神意之中飞速运算。

随后,他选择退避三尺。

但是,就在他纵身挪开的当面,一道霸道无比的侵凌之石如大山压顶,对利大人的心意神魂造成绝大压迫!无论如何挣扎,亦难以挣脱!便如同陷入深深的沼泽之中,转瞬间便要沉没下去——

猜错了。

这第一星,心焰种子并未引动,是“凌人”精义。

隐宗一方,陆乘文、孔萱皆是精神一振。

他们也是在切磋中领教过荀申的“观山”之术的。若非孔萱强行以妖族本力冲破,二人对这一式皆无可奈何。就算利大人排名更高,圣教底蕴更厚,二人本也坚信其绝难破解这一式。

只是唯一可虑之处,这一道神通精义在上一回的比斗中大放异彩。既已见光,时隔数十载,利大人是否会揣摩出什么应对的办法。

事实证明,荀申既敢于以这一式为根基,营造自己的根本神通,便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半空之中,一道熟悉的圆之韵传递过来。

利大人已是动用了一次“丹元振本”之术。

若不动用此法,自身不在最佳状态,第二星纵然是猜对了,也决计抵挡不住。

第二星。

利大人选择硬接。

再度猜错。

这一式,是“求心”精义。

于是,第二次动用“丹元振本”之法。

第三星。

利大人依旧选择硬接。

又猜错了……

岚、韦皋、郤方等人大为振奋,每日三次的“丹元振本”机会用完,看来荀申的获胜,已是不可阻挡。

但正在交手中的荀申,和观战的陆乘文,却不约而同的眉头一皱。

二人是见识过利大人动用过“丹元振本”之术的,如今观利大人气机,不像是三次尽数用完之后的状态,倒更像是……仅仅使用了一次。

果然。

第四星。

利大人再度猜错。

但是,他毫不犹豫,第四次动用了“丹元振本”之术!

此时,孔萱忽地促声道:“快看!”

陆乘文抬首一望。

原来,利大人右手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枚竹制手环。

竹之性,本是直而不曲。此时炼作一枚圆环,看着多少有几分别扭。只是此时分明可以看出,九道竹节之上,其中有四节已然变成灰色。

岚、韦皋、谈旻、郤方都是脸色一变。

大家都是聪明人。毫无疑问,有那物相助,利大人的“丹元振本”之法,一日可以动用的次数,不是三次,而是九次!

这件宝物,实在是太霸道了!

荀申取得“乱空锤”,诸人隐约都有耳闻。对于此宝之妙用,众人都是称羡不已。其等若保证了面对任何对手,荀申都将有试招、变着、调整战术的余地,于他这位“兵仙人”而言,可谓如虎添翼。

以天玄境之前能够动用为限,此物价值之高,几乎是他们能够想象的极限。

可是和这一枚竹环的霸道效果相较,“乱空锤”实在算不了什么……

此竹环名为“九弋”,的确是一件异宝。

品质亦的确在“乱空锤”之上——乃是一件罕见的、由两位天玄上真寿尽后合祭的“天祭器”。

“九弋”与其说是专门为利大人打造,不如说是它在等候着利大人。

因为,此宝成就与五百至六百年前,锻造之期维持了百载。圣教两位天玄上真时隔八十一载相继寿尽坐化,合于此器。那时候,利大人尚未出生。

这便是两家底蕴的差别了。

对于隐宗而言,荀申这一层次的人物,出现有其偶然性。这般旷世天才,其所持道途如何,斗战路数如何,皆是事先不可知的。

而圣教却不同。其门户之中虽然同样有千门万道,但是可以预料的是,若是门中出得一位顶尖俊杰,将门中最重大的两道秘传——“丹道”、“符道”修炼到极致,必然会走这一套防守反击、以静制动的战法。

所以,此宝从雏形渐立,到锻造成型,前前后后不下于三千载。又等候数百载,才等到了它命中注定的主人!

和因一时之机缘而作的“乱空锤”相较,高下判然!

韦皋、郤方等人都有些沮丧。

很明显,纵然利大人九星部猜错,而他恰好有九次机会,这一击也伤他不得。若是不能将之击败,荀申的后续神通便无法施展。若“乱空锤”唯有延缓一时的效用,败势已不可挽回。

若是荀申败于利大人,这一场比斗,胜机便极为渺茫。

对于荀申而言,这固然是非战之罪,但是在争夺“清浊玄象”的关键比斗中,终究要输掉一阵!

此时,陆乘文忽然言道;“不对,还有机会!”

岚一怔,道:“什么?”

陆乘文自信言道:“不是九次,是八次。”

陆乘文神贯注的观察那“九弋”,看出两分端倪。此宝若是九节尽数染黑,必将灵性大损,甚至彻底湮灭。须得至少留下一次机会,才能渐渐蕴养回来。

可想而知,以此宝威能之霸道,必定是今后利大人一身斗战策略之所系的根本重宝。除非生死一线,否则就算此战败绩,他也绝不会容许此宝折在此处。

岚、韦皋等人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如此说来,若是利大人九星部猜错,荀申将险胜这一场!

战局进展极快。

第五星,利大人猜错了……

第六星,利大人又猜错了……

第七星,利大人又猜错了……

第八星,利大人又猜错了……

最后一式。

利大人丝毫不因前八次挫败为沮,而是缓缓闭上双目,封闭五感六识,似已彻底停止了推算。

荀申面容冷肃,微微摇头。

在“观山”精义之下,你的一切念动,皆在我掌控之下。就算你然放弃思考,单凭一瞬间的感觉去赌运气也好;抑或是明明推算出某一个结果,再临时更改也罢,皆是自欺欺人之举。这些伎俩皆是完无用的。在你“念动”的一瞬间,“观山”的推演亦如影随形,随之调整。

最后一星当面的瞬息,利大人睁开了双目。

他的双眸不复清亮,似乎略微有些朦胧。

他做出了选择。

正面抵挡。

他的判断是,眼前最后一星,其最终的演变将会是——

凌人。

这一击,这一挡。风起云涌,朝雾逆流。

接下了!

平分秋色。

的确是“凌人”。

荀申目光之中,极为罕见的露出一丝诧异;旋即又释然了。

此时,利大人似乎方从朦胧梦境之中醒来,气机恢复圆满,暗暗摇了摇头。

如果没有先后遇见“阮文琴”、归无咎,那么自己必将沉迷于“不弱于人”的偏执中,今日,也定然会输给荀申。

正是因为见识了天外有天,最终打破念头之界限后,才得浴火重生,使自己更进一步。

寻常的自欺欺人、改换念头之法然无用,这一点,利大人心知肚明。

但是见识了超越自己之上的人物后,利大人得出一个结论:欲要战胜强敌,首先要承认和尊重对手的强大,而不能执泥于自己定会战无不胜的执念中。

于是——

利大人坦然承认:荀申的幻变之道,并非自己所能破解。

但是——那又如何?

我并不需要战胜你,我只需要战胜自己,便足够了。

九星相交之时,他动用过了一门手段。

一门幻术。

一门对自己使用的幻术,名为“无心幻法”。

让自己在推演荀申的“观山”之时,无形中犯一个错误,最终推演出“相反”的结果。

此幻术一发,在醒来之前,连利大人自己的神识也会被完蒙蔽,对此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会以为一切皆按照正常世界的轨迹行事。心念之中,也然不知道自己的推演实际上经过“加工”的。如此妙术,和临时改换念头的普通手段,有着根本的差别。

“观山”自然也无法发觉。

由于利大人必定会猜错,所以,他猜对了。

最后一次“丹元振本”的机会,保住了。

此时“乱空锤”的延阻之效已然到了极限。由于利大人并未受损的缘故,这击穿青冥两界的一击,荀申已势必无法抵挡。

不得已,荀申引动一枚四四方方的金印,正是甘堂宗附印之一——借用其中所藏天玄上真之力,将神通化去。

虽然不限运使法宝,但此等性质的护身之物,显然已不能算是荀申自家的斗战手段了。

利大人肃然道:“此战利某难言取胜。待我‘无心幻法’彻底成型之后,再与荀道友一决胜负。”

利大人之意,荀申心中有数。

目前利大人的“无心幻法”尚有缺陷,一战之中只得动用一次。而他之所以能够抵挡前八击,主要落实在法宝上。毫无疑问,论法宝对于本人战力的增益,虽同为天祭器品阶,但“九弋”要远在“乱空锤”之上。

所以利大人虽然“无心幻法”建功,但并不认为自己胜了。

荀申却甚是坦荡,淡然一笑道:“无论是运气也好,门户底蕴也罢,均是自家实力的一部分。利道友倒不必介怀。这一战,是你赢了。”

郤方等人闻言黯然。虽然现在利大人一次“丹元振本”都无法使出。但是其毕竟尚是圆满无缺的状态,就算陆乘文、孔萱下场,也难以奏效了。这一步之隔,如同天堑。若是利大人一口气横扫我方七人,那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岂知荀申续道:“不过,动用这一门幻术,隐藏的代价不小……利道友纵然胜了,但你我这一场,却意外的与大局无碍。”

“孔师妹,勿要留手,直接用那一式。”

孔萱对荀申甚是佩服,一愕之下,旋即不再迟疑,颔首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