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攻击手段,还和英雄王有点相似,都是投射宝具。

Saber凝视着雷恩,只感觉对方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刚刚那一轮宝具的投射威力很强。

卫宫切嗣目光闪动了一下,久宇舞弥和爱丽丝菲尔对视一眼,同样有些诧异。

“不用奇怪,投影魔术的一种运用而已,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雷恩双手插兜,笑着向有点好奇的众人解释了一句,然后朝着停车场走去。

这种将宝具投影在空中,然后投射出去的战斗方式,不是他独有的能力。

影帝红A就曾使用这一招,偷袭干掉了C妈(UBW线)。

这一招也不用开启无限剑制,当然,一次能投射的宝具的威力,数量,和投射速度比不上金闪闪的王之财宝。

因为是投影出宝具再投射,耗魔量颇高,不过杀伤力同样也不容小觑。

雷恩的魔力非常充足,投影魔术也强化过。

他能同时投掷三十多把宝具,再多就会影响到投射速度,导致威力下降。

不过就算如此,这也几乎比得上吉尔伽美什将“王之财宝”开到二十几门的威力,杀伤力还是很可观的。

衣袂飘飘身段优美跳舞女孩唯美图片

至少虐哈桑一点问题也没有。

虽然是个近战法师,但雷恩的远程攻击能力一点也不弱,配合一些攻击性魔术,甚至可以和金闪闪对轰一会儿。

和Lancer拼刺刀也只是他喜欢近战罢了,他有好几种办法可以无伤干掉刷子哥。

“这个家伙,到底还藏了多少手段。”Saber眉头一皱,盯着雷恩潇洒离去的背影。

她不打算放弃和无铭一战,但直到现在,无铭也没使用过自己的宝具,她可不认为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Caster会没有底牌。

回头看了一眼工厂后,众人很快离去。

收尾工作交给教会就行了,他们就是专门负责洗地和擦屁股的,事后再把锅甩给时臣……咳,甩给瓦斯爆炸。

圣堂教会在冬木市当然不止言峰璃正一个人。

老神父只是监督者,还有许多教会的工作人员在四处巡逻监察,他们收集情报的能力比之哈桑们也不弱。

雷恩彻底击破了结界,工厂激战后留下的废墟和残留的魔力气息就暴露了。

果不其然,一刻钟后,教会的人就赶到了现场,他们发现了肯尼斯和索拉走得很安详的尸体,确定Lancer已经被淘汰了。

不出意外,其他御主们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消息。

………

夜色下,两辆车离开了寂静的停车场。

一辆梅赛德斯奔驰,一辆丰田汽车,两辆车一路沿着国道风驰电掣,向着冬木市西边的爱因兹贝伦城堡驶去。

今晚暂且就这样,明天继续搞事情。

由于爱丽丝菲尔身体有点虚弱,这次开奔驰车的是呆毛王,雷恩百无聊赖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英国女司机飙车。

卫宫切嗣和太太在另一辆车上,他们似乎要谈些什么,可能是关于小圣杯的事,不想让众人知道。

因此这一辆奔驰车上坐了四个人,前面是呆毛王和雷恩,后面是雁夜和舞弥。

第一次驾驶现代汽车,Saber充满了新鲜感,似乎很开心,一直猛踩油门,那种不要命的速度惊呆了路上的司机们。

得益于她的骑乘技能,所幸没有车毁人亡。

雷恩看着表情颇为兴奋的呆毛王,撇撇嘴:

“阿尔托莉雅小姐,拜托你开慢点行不行,我们超速了,前面可能有交警巡逻。”

“像你那样的交警吗?”呆毛王闻言哼了一声,已经懒得纠正他的称呼。

她可没忘记,那天晚上雷恩穿着交警制服,在路上拦下了她和爱丽丝菲尔。

真记仇啊,这个小气的家伙。

雷恩嘴角一抽,双臂枕着脑袋:“Saber,既然如此,就再开快一点吧。”

“前面不是有交警吗?”正准备减速的呆毛王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着雷恩。

“没关系,你再开快点,交警都不敢追了。”

间桐雁夜:“………”

久宇舞弥:“………”

然后雷恩大师不断地怂恿呆毛王提速,奔驰车以一种丧心病狂的速度在交警们呆滞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根本没人敢拦。

抵达城堡后,雁夜脸色苍白,有点晕车,久宇舞弥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太快了,一路上胆战心惊,体验能好就怪了,切嗣老爹和太太早就被甩得没影了。

毕竟这次开车的是卫宫切嗣,要是换作女车神爱丽丝菲尔,没准能和呆毛王来个皇城PK。

呆毛王自然是一脸亢奋,似乎沉浸在刚刚酣畅淋漓的飙车的快感中,过了一会儿后,才催促雷恩赶紧做饭。

城堡内的厨房中,Saber清洗着碗碟,歪着小脑袋看着正在切菜的雷恩问道:

“Caster,驾驶摩托车,感觉真的比汽车更好?”

“当然喽,你知道吗?只要散开风王结界,再配合魔力放出,包裹住摩托车的车身,车速就可以达到六千转。”

雷恩一边切着马铃薯,一边解释道。

Saber把洗好的盘子放在一边,将信将疑的问道:

“你确定,达到六千转后,我们就能追上Rider的神威车轮?”

“应该能吧,我们也没有什么骑乘类宝具,只能将就着用呗。”雷恩回答道。

他们当然不是仅仅在讨论飙车的事,韦伯藏在哪太难找了。

目前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户人家内有两位老人,并且似乎是外国的移民。

这个情报还是由雷恩提供,但冬木市怎么说也是一个城市,光凭这点信息,依然是大海捞针。

明天雷恩和Saber就要去寻找大帝,对方喜欢四处乱逛,说不定能碰上。

大帝不傻,一旦Lancer被淘汰的消息公开后,他肯定能意识到自己这一边处于劣势。

他可能会露面,但也不会轻易选择和雷恩、Saber交手。

因此就算碰上了,但一旦他选择遁走,他们又跟不上神威车轮的话,也没法追踪和拦截。

Rider的机动性太高了,雷恩和Saber又不是英雄王,没有黄金之舟“维摩那”那种能飞行的宝具。

“可我们有那种改装摩托车吗?”Saber眉头一皱,询问道。

她也知道,大帝其实很难对付,假如对方不选择和他们交手的话,完可以把他们甩得车尾灯都看不到。

“放心,卫宫切嗣早有准备。”雷恩微微一笑,盯着Saber,“阿尔托莉雅小姐,这次,你应该不反对和我一起围攻征服王吧?”

他一个人也有自信能击败大帝,但能省事点也好,只要淘汰了大帝,就可以和时臣那一边进行决战了。

呆毛王犹豫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没问题。”

和迪卢木多是有骑士之间的“约定”,但对付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她没坚持一定要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