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沈风不愿意听话,那么孙安同等人自然不会留手了。

不用吩咐,站在他们身边的保镖顿时冲了出来,把沈风给围在了中间。

与此同时。

刚刚想要把枪对准许文星的歪嘴男人,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

“可惜了,你待会就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孙安同脸上浮现笑容。

秦展元扶了扶眼镜,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眸中尽是冷意,不能为自己所用,当然必须要除去了。

眼看着歪嘴男人哆哆嗦嗦的按着手机上的按键,有好几次部按错了号码,他自然没有三位大佬这样的气魄,他是真被刚刚沈风的力量和速度吓到了。

沈风没有理会围住他的三名保镖,他看了眼歪嘴男人:“你最好放下手机,我今天不想节外生枝。”

严信义冷笑道:“小子,你是怕了吗?双拳难敌四手,一分钟内你将会面对几百人的攻击,到时候希望你还能够镇定自若。”

听了严信义的话后,歪嘴男人冷静了不少,最起码手臂不再颤抖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风,喝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够资格威胁我?待会爷爷我一定要好好折磨折磨你,把你下面那东西割下来喂狗。”

说话之间。

这次歪嘴男人顺利的按对了号码,只是在他想要按下拨通键的时候。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只见沈风摇了摇头。

下一秒钟。

“唰!”的一声。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歪嘴男人拿着手机的那条手臂,居然毫无征兆的掉落在了地上。

温热的鲜血从他的断肢处喷洒而出,可能是发生的太突然了,歪嘴男人自己也没有立马回过神来。

直到过了两秒之后,他喉咙里才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声,脸上充斥着极致的疼痛之色。

“太燥舌了。”

沈风再次摇了摇头。

在他的嘟囔声落下的同时。

“唰!唰!唰!”的声音连续响起。

歪嘴男人的另一条手臂也掉落在了地上,同时他的两条腿和自己的身体分离了。

这回大厅里安静了,歪嘴男人直接痛昏了过去。

“我不太喜欢不听话的人。”沈风自语了一句。

在这句话传入其余人耳朵里之后,那三名围住他的保镖,照理来说,他们是身经百战的,但在这一刻,他们心里面产生了害怕和恐惧,他们可以肯定是沈风在搞鬼。

可沈风明明离歪嘴男人有这么长一段距离,他到底是怎么动手的?他只是站在原地,歪嘴男人的四肢竟然接二连三的和身体分离了?

秦展元、严信义和孙安同这三位天海地下势力的大佬,他们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之色了,纵使见惯了大风大浪,纵使见惯了凶残的血腥,可眼前这等场景让他们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这不是在拍恐怖片啊!为什么会让他们有一种惊悚的感觉?一个个脸颊上的肌肉不停抽搐,沈风的能力超出他们的预计,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并不只是力量和速度强大。

包括认识沈风的许东和许文星,眼眸里也有一种惊恐之色,亲眼看到这等惊悚的画面,他们的心脏狂跳不已,可转而,这对父子脸上充斥了一股狂热和崇敬。

沈风是许东的师父,是许文星的师公,在将来某一天,他们哪怕只学了一点皮毛,是不是也可以拥有这等诡异的手段?

那两个之前退进大厅的黑衣男人,心理素质更加的不堪,在看到歪嘴男人的下场之后,他们瞬间瘫软在了地上,从他们裤裆里有水在渗透而出,看来他们是被吓得尿裤子了。

沈风耸了耸肩膀,看了眼围着他的三个保镖,笑道:“你们想要对我动手?”

这三个保镖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他们可不想变成人棍啊!如今他们已经忘了自己保镖的职责了。

“很好。”沈风随意的朝着秦展元他们走了过去,围住他的三个保镖身体僵直的厉害。

待到沈风走过他们身旁之后,他们终于是松了口气,可身上的衣服部被汗水给浸透了,他们三个仿佛是刚刚从湖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看到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沈风,秦展元、严信义和孙安同喉咙里干涩的要冒烟了,他们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到了现在只能够搏一把了,他们三个想要同时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可还不等他们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他们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了,整个人好像被某种力量给牵制住了一般,甚至连手指想要动弹一下也是奢望。

沈风随意的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许东,你想要亲手杀了这三个人吗?”

闻言。

秦展元等三人哪还有一点大佬的派头啊!在面对真正生死的时候,他们也变成了普通人,可在他们想要开口的时候。

沈风手掌一挥,秦展元等三人顿时憋得脸色涨红,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一丝声音。

秦展元、严信义和孙安同额头上冷汗直冒,汗水如同是瀑布一般,从他们额头上开始往下流。

面前这个年轻人到是人?是鬼?还是神?

从歪嘴男人四肢掉落,再到他们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他们再也没有大佬的气焰了。

看着波澜不禁的沈风。

秦展元、严信义和孙安同目光定格在了许东的身上,从他们的眼神里透出了一种求饶之色,他们知道自己现在的命完在于许东的一句话。

许东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师父,不如让他们三个做您的狗吧!这样以后整个天海的地下势力掌控在您的手里了。”

早在之前。

沈风和王安雄在南名县的时候,王安雄和许东通过电话的。

许东是沈风的徒弟,王安雄自然不会隐瞒南名县罗家的事情,他同样也知道了自己的师父想要在十个月后,在秦家的寿宴上送出一份贺礼,留下这三个人或许会派上用处的。

沈风看了眼许东:“你真的打算放过他们?这件事情我交给你决定。”

许东认真的点了点头:“师父,直接杀了他们很容易,倒不如让他们像狗一样活着。”

沈风叹了口气,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