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双大锤也随着白光的消失而消失了,小孙只能跳着用脚踹,踩在他们身上,小孙真的很爽,一扫刚才被枪打的郁闷,越打越开心,不时的向龙骨投去感激的目光,嘴里的精神攻击也没有停,

“小瘪犊子,下来了就不认识我了吗?想当年,老子两把杀猪刀,从南天门杀到凌霄宝殿,砍了三天三夜,血流成河,眼睛都不眨一下,你们敢拿枪打我?这要伤到我三舅咋整?还贞水茵的老乡,你们是她仇人吧?你们是来坑她的吧?”

被小孙一提醒,贞水茵也从刚才枪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是啊,这要是伤了蔡根咋整,那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感激的看了一眼小孙,加入了小孙的队伍,圈踢的格局逐渐形成,也开始为自己的立场表态,好不留手的狂踩几人,

“大傻子,你们都是大傻子,不是我老乡,我家乡不是智障村,你们不配当我老乡,大傻子,大傻子……”

贞水茵打得比小孙都卖力气,她是真恨这群人啊,当初就不应该救他们,就应该让黄三太爷把他们灭口,死了干净。

黄平在第一层,陈三炮在第二层,关慧兰在第三层,虽然不能完遮挡攻击,但是所在层数决定了受力面积,最里面的郭建壮开口说话了,因为只有他有机会说话,

“住手,我们是神仙,你们不能打神仙,你们要讲道理。”

小孙踩累了,变了回来,心疼的摸着衣服,是窟窿,听见了神仙两个字,一撇嘴,对着蔡根说,

“三舅,看见没有,这就是神仙,实力强,不讲理,实力弱,讲道理。”

蔡根点了点头,从今天开始,他对神仙仅存的那点敬畏,也没有了,都是什么人啊,啥人都能当神仙啊?没有政审什么的吗?素质真低。

郭建壮的脑回路比较简单,看说神仙没用,又响起了第二身份,

“赶紧住手,我们是公务人员,我们属于公安序列,你们这是在袭警,我这就打110.”

安静文艺的下午茶美女图片

你放枪打老百姓就不是袭警,这要真把小孙打死,还得说小孙被阴灵附身了呗?还是你们的道理了呢?不过袭警还是对蔡根有震慑力的,毕竟在法治社会生活了一辈子,法律的震慑力是根深蒂固的。

“小水,你别打了,让他们走吧。”

贞水茵松了口气,还好,蔡根还是那么怂,再打下去累死了,也真怕打死了。

黄平他们身上没有什么严重的伤痕,也就是局部骨折,万幸那两柄大锤已经消失了,只是脑袋和脸都已经肿了,最重要的是屈辱感,原本以为天神下凡,所向睥睨,结果在一个外卖店里被一个猴子精给教育了一番。

无奈,那个花的尖刺太邪门了,就那么硬生生剥取了神光护体,希望是有时效性的吧,如果是永久效果,就废了。

感恩,感谢老天,自己没死,估计那猴子是怕给蔡根惹麻烦,贞水茵是留了手,估计碍于老乡情分。

贞水茵停下手,把店门一开,

“我今天算是又救了你们一次,你们赶紧滚吧。”

“等一等。”

蔡根又说话了,贞水茵听话的把门又给关上了,难道蔡根后悔了?想灭口?

黄平他们心里一惊,完了,这次是要栽到这里了,可惜了,出师未捷身先死,扔在这个外卖店里也真是够丢人,下辈子转世再说吧,太可惜了。

蔡根冷眼看着门口众人,真是恶客上门,没看黄历,淡淡的说,

“你们就这样走了?不留下点什么吗?”

留下点什么?难道要我们自残吗?

黄平他们感觉自己听懂了,心里犹豫着,留下点什么好呢?

毕竟自己一方先不对,人家让活着走已经算客气了,惩罚一下也不算过分,断手指吗?

反正有十根呢,还是断脚趾吧,缺一根不影像走路,关慧兰还没成家,断了手指以后咋嫁人,残疾了彩礼也不好要,黄平和关慧兰眼神交流着,商量着,胡思乱想着。

郭建壮见队友都有畏惧的神情,看样子是要妥协啊,你们不能这样啊,你们都归位了,你们作为天神的尊严呢?你们怎么能对一个凡人屈服呢?

突然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产生了,虽然我没归位,但是我要有天神的样,我要在精神上先把自己武装成天神。

于是,他代表队友表态了,

“要杀就杀,要刮就刮,我们不在乎,不要想着侮辱我们,我们也绝不会自残身体,我们不是你能侮辱的,你不配。”

说完,还往地板上吐了口血。

蔡根气得直摇头,你都吐血了还嘴硬呢?第一给小孙干倒的就是你吧,你可以代表大家吗?

不,他不能,他真的没有资格代表,黄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郭建壮,自己真是没脸,咋又把这个货带出来了呢?

也不好说我们求侮辱,只要放我们走就行,毕竟郭建壮私自代表自己一伙表态了。

这时候陈三炮已经彻底萎了,不敢露头了,这个店的人是真横啊,那是真下死手打啊,一没顾忌天神下凡,二没顾忌官家身份,往死削啊。

为了活命,他真不介意留下点零件,什么都没有命重要。

冲着蔡根的方向就跪下了,张口咬向自己的小指,死命一拽,手指断,拿在手里,高高举起,

“蔡老板,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一根手指够不够?”

蔡根惊讶于陈三炮的变脸,这货也能成大事啊,自己牛的时候,对别人狠,自己不牛的时候,对自己狠,王神婆遇到这么个货,真是倒霉啊,

“我要你们手指干啥,你把小孙衣服打成这样,这衣服好贵的。”

原来是要钱啊,陈三炮尴尬了,自己的决断明显是失误了,默默的把小指放进口袋,希望接手指能报销吧。

黄平脸色一下就好看了,开始翻兜,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没有眼力见的郭建壮,还想再说什么,被关慧兰一个大嘴巴子扇没话了,自己的口袋也被关慧兰翻了个遍,钱都放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