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之中,颇显诡异。这明明是一处寻宝之地,却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搭讪聊天。

杨若云正在快速地思索,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少年到底什么来头?似乎很强……但是,却并没有杀意。可是,他的行为、举止又颇为怪异,一开口问的就是深渊裂缝这样的地方。

杨若云苍白着脸道:“作为交易,你帮我取下那柄剑,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韩非冷笑:“剑就在那儿,但我凭什么给你?现在你为鱼肉,我为刀俎。姑娘,看来你不适合做生意啊!”

杨若云沉默,许久才道:“深渊裂缝距离这里,怕是有几十万里之遥。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刚被传送到san ji渔场的吧?要是你想去深渊裂缝,倒不如先找一艘龙船。或许,有龙船会往那个地方前进也说不定……”

韩非心头微动:这就被猜出来了?看来,自己还是对san ji渔场不了解。

韩非摇头:“我现在关心的不是龙船,而是深渊裂缝这个地方,或者深渊裂缝附近几万里之内的情况。你都可以说说……条件是,我可以不杀你。”

杨若云瞳孔一缩:“你什么意思?”

韩非懒洋洋道:“懒得跟你装了。刚刚,我路过雕像的时候,是你偷袭的我吧?然后,跑到这里来装昏迷……大姐,拜托你演技好点儿。你当我bai chi么?刚吐出来的血,我看不出来?还有,上面的那把剑,怕是有玄机吧?”

说着,韩非心头一动,虾日天的九星锁链发动。

“砰砰砰……”

杨若云身边的地面被扎穿。转眼间,九尾就将其缠住。

樱桃美眉眼神清新纯情

韩非起身,淡淡道:“放心,你身上没什么值得我贪图的。要宝贝没宝贝,要样貌没样貌……我跟你讲昂,我不喜欢年纪大的。”

“噗……”

杨若云当时就想生生地抽他一顿。什么叫年纪大的?我还没到20呢,我年纪大吗?

当然,杨若云也不敢发作。她之前确实想弄死韩非来的,可是她根本没料到,韩非会那么强。只用了一刀,那一刀之下,自己竟毫无反手之力。若不是尚有幻境迷惑,她相信那一刀之下,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此刻,都不需要韩非亲自动手,那只螳螂虾竟也如此之强,这难道是某个镇上的天骄?

杨若云终于妥协:“其实,关于深渊裂缝的事,你问我,我真的不知道多少。首先,深渊裂缝距离这里确实很远。我刚来的时候,就出现在靠近深渊裂缝五万里距离的地方。那时候,还是在半年多前。”

“半年多前?”

韩非无语:这是跨越了多远,才跑到这个鬼地方的?

韩非:“你在海上飘了半年?”

杨若云摇头:“当然不是,我是登上了龙船来的。一个月前,我因为住不起龙船了,所以才冒险下海寻宝的。”

“嗯?”

见韩非狐疑,杨若云直言道:“你以为住龙船不要花钱吗?任何人想要住在龙船上,最低也要支付100枚中品珍珠一天。有一些贵族天骄,一天的住宿费用,甚至就要万枚中品珍珠。这还不算在龙船上的饮食等。”

韩非眉头一挑:“这么赚钱?”

韩非深吸了一口气。他很难想象,一艘长达万丈的巨大龙船上,得住多少人?数十万人,那是肯定住得下的。如果每个人的收费,就按最低的100枚中品珍珠来算,那么每天的收入都得有上千万中品珍珠了。据说,这san ji渔场有龙船百艘。这岂不意味着,经营龙船生意的人,每天都得有数十亿的收入?

“咕嘟!”

韩非咽了口唾沫,好特么赚钱啊!韩非确实被震住了,这一天的收入,得买多少个鱼龙帮啊?

见到韩非震惊的表情,杨若云却习以为常道:“当然,龙船也并非只收中品珍珠。他们也会收同等价值的妖鱼、灵果、法宝、灵植和材料等等。如果你有大量用不掉的普通材料,也可以直接卖给龙船,也可以换取等量的中品珍珠。”

韩非努力地让自己淡定下来。不就是钱么?钱这东西,只有流通起来才有价值。如此一想,他倒也没放在心上。

韩非:“所以,这些和深渊裂缝有什么关系?”

杨若云深深地看了韩非一眼:“所以,你真是第一次来san ji渔场?”

韩非点头:“第一次来怎么了?如果我早知道san ji渔场的信息,我刚才恐怕会直接杀了你。”

杨若云见韩非没有杀意,暗松了一口气:“在第三渔场,有几个地方你必须要知道。纵横万里的海上草原、诡辩莫测的海底荒城、人烟罕至的万烟谷、天骄汇聚的入海台阶、九死一生的深渊裂缝……”

见韩非没有半点反应,杨若云继续道:“这些地方除了入海台阶,每一个都危险万分。即便是号称机缘最盛的入海台阶,也随时都有天骄陨落。至于你说的深渊裂缝,在san ji渔场是和海上草原并称双绝地的第二凶地。曾有无数强者去探索过那个地方,其中不乏巅峰垂钓者,可你知道结果如何?”

韩非眉头一挑:“如何?”

杨若云的面色有些惊恐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据说,迄今为止,能从深渊裂缝深处逃出来的人,不足双手之数。就这些人中,还有一大半疯掉了。”

韩非眼睛一眯:这么危险的吗?

韩非:“那活下来的人呢?”

杨若云摇头:“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见过的。可能,龙船上的一些大人物会知道一点。你觉得我这样的小人物,会知道什么隐秘的事情?”

韩非倒也并不怀疑。诚如杨若云所言,如果真有那么几个人活着回来还没疯掉,怕也早被某些有心人给控制住了。普通的垂钓者,怕是真的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不过,韩非并不是真的要去深渊裂缝,他只是先了解而已。

韩非:“那你知道,深渊裂缝的周围吗?有没有其它的险地?”

杨若云嗤笑:“险地?san ji渔场险地无数。就比如说,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也算是一处险地。像这样的地方,如果真的细细去找,万里之内怕是有数十个。你问深渊裂缝附近有没有其它的险地,当然有。而且,肯定比这个小秘境危险得多,只是一般都不太好找而已。”

韩非点头,想来任天飞也不会让自己那么轻易地就找到。更何况,自己没打算现在就去。去不去,和找不找是两回事。

当初,任天飞曾留言,哪怕自己到了垂钓者境界也不要去,否则必死无疑。这句话,其实很含糊。我特么到底是刚突破垂钓者境界的时候不能去,还是到了垂钓者巅峰也不能去?

韩非并不确定,他更愿意相信前者。

毕竟,到了垂钓者境界,韩非感觉自己已经很强了。如果一路晋级到了垂钓者巅峰的实力,那时候以自己的底蕴,怕是都能和悬钓者一战。那时候还不能去?

如果还是不能去,那么任天飞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个宝藏留到不可知之地呢?

当然,话虽这么说,韩非也不会傻乎乎地现在就跑过去找死。毕竟,从杨若云的话里,韩非得知了不少东西。

韩非:“其它呢?有没有一些次一级的险地?就是不那么危险的。”

“呵……”

杨若云摇头:“哪有什么次一级的险地?任何险地都是有危险的。很多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小秘境,说不定其中就埋骨无数。真正的危险,在外面是看不出来的。如果你有绝对的自信,你是不会问出这种问题的。”

韩非无语:我特么好像被一姑娘给鄙视了?

韩非冷冷一哼:“别以为我不杀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虾日天,看好她。”

说完,韩非一伸手,钓竿出现。只见他鱼竿一挥,鱼钩直奔那没入墙体的剑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