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薛万年出场的一刻,站在唐沐阳身边的郑洪原本颓废的目光突然锋利起来,但是很快便再次恢复了之前的颓色。

薛蔓薇此时乖巧的挽着父亲的胳膊,一身雪白礼服穿在身上,显得仪态万千。

而薛府管家黄振兴,也紧紧跟随在后面。

不过这两人的风头,都被薛万年一人给掩盖了。

原本围绕在唐沐阳周围的丰都权贵,全部一窝蜂的冲了过去。

尤其是方庆余,拉着许文丽冲在最前面,完全将刚才费尽心机想要巴结的唐沐阳抛在了脑后。

许文丽回头看了眼唐沐阳,眼中带着几丝歉意。

薛万年对于众人的追捧,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热情,也没有流露出太多不耐,只是双手合十,向众人频频致意。

跟在父亲身旁的薛蔓薇看了下时间,见已经超出了原本预定的八点整,当即开口,“谢谢大家的热情,不过慈善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请大家那边就座吧。”

众人听到她的话,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只好走开。

薛万年的视线扫过唐沐阳,只是微微颔首,就好像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对手,而是一个普通的晚辈一样,随后便转身入席。

唐沐阳对此只是淡淡一笑,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对手?

居家萌女沈欣雨吃甜甜圈可爱写真图片

大厅中针对慈善拍卖会,设有专门的坐席。

在华夏,对座次的安排有着很大的学问,谁是什么地位,该坐什么位置都有着很多潜规则。

如果别人地位高,却安排的比较靠后,很可能无意中就会得罪别人。

薛万年的坐席是最为靠前的,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而唐沐阳这一桌仅次于薛万年,稍稍靠后一点。

至于其他人,也就没资格独自拥有坐席,基本上都是几个人凑到一桌。

而许文丽和方庆余,则是坐着最末尾的一桌,身边坐的也都是一些不知道使什么手段搞到邀请函的人。

对于这一场集结了丰都最有权势的一拨人的聚会,能坐到末尾的就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许文丽倒是没太多想法,但是坐在她旁边的方庆余却有些不乐意。

在他看来,自己好歹也是省电视台的台长,居然跟这么一帮“杂牌军”坐在一起,实在有点跌份儿。

就在这时,坐在最前面位置的唐沐阳突然回身,对许文丽招了招手。

许文丽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让她坐过去。

在座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唐沐阳的动作,不禁回头看向许文丽,眼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在这种场合,能坐到最前面的人,无疑都是最有牌面的一批人。

方庆余见许文丽还愣着,慌忙一把拉起她,就要往唐沐阳那边走。

不过随即就看到唐沐阳向他摇了摇头,然后单独指了指许文丽,意思就是,您哪凉快哪待着去,我只让她一个人过来。

方庆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许文丽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走了过去。

和唐沐阳坐在同一张桌上的钱馨和蒋青衣,都目露凶光的看着他,这家伙到这种时候了,居然还不忘勾搭良家妇女。

唐沐阳就当没看到两人的怒视,将目光投向台上的薛蔓薇。

此时,薛蔓薇已经走到台上,落落大方的拿着麦克风,“首先,先感谢大家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这次慈善拍卖会,我替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先谢谢大家。”

会场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薛蔓薇随后便将自己西部之行的所见所闻叙述了一遍,从她的言语之间,可以看得出来,她确实是动了真感情。

不过在场的人却听得有些不厌其烦,薛蔓薇的叙述刚刚结束,就有人开口:“让薛先生讲两句吧。”

他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响应,纷纷呼吁薛万年上台。

薛万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向众人摆了摆手。

但现场宾客都没有罢休的意思,呼声越来越大。

薛蔓薇有些无奈,只好扭头看向薛万年,“爸爸……”

薛万年无奈,只好起身上台,从女儿手里接过麦克风,“谢谢大家肯给薛某几分薄面,来参加小女组织的慈善拍卖会……”

他刚刚说了一句,下面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直到掌声逐渐平息下来,他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我一开始是不赞成办这场拍卖会的,因为有些事情,不是做了就能改变什么。

所谓的贫穷、饥饿、弱小,不是靠别人施舍,就能改变的。

他们贫穷、饥饿、弱小的并不是物质,而是思想。

不过,我很乐意看到小女有这份爱心,这至少能证明,她拥有一个善良的内心。

所以我愿意豁出这张老脸,邀请诸位来参与这次拍卖会!”

他的话音一落,台下再次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薛万年将麦克风还给女儿,同时还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薛蔓薇气鼓鼓的瞪了父亲一眼,小女儿姿态显露无疑。

坐在台下的唐沐阳看着这对父女的互动,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坐在他旁边的钱馨看到他这个表情,心中顿时警觉起来。

以她对这家伙的了解,一般当他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就是想出什么坏主意的时候。

今天晚上当着整个丰都最有权势的一群人的面,尤其还是薛万年在场的情况下,希望这家伙别整出什么幺蛾子,让别人看笑话才好。

薛蔓薇再次走到场中央,继续说道:“今天晚上拍卖的作品,都是我和我的同学、老师们自己创作和收藏的一些作品。作品本身的价值并不高,但是也算是我们的一些绵薄之力,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随后,拍卖会正式开始。

首先第一件被拿上来的作品,是薛蔓薇一位书法老师写的一副大字,起拍价一万。

这幅字的水平确实不低,笔锋之中颇见峥嵘,只不过距离大家的手笔,还是差了许多。

在场的都是丰都最有钱的一帮人,客厅里就算挂不起张旭、王羲之,但是至少也得是李叔同、于右任。

像这种没什么名气的书法作品,装不了什么门面,也没什么收藏价值,就算拍下来估计也是扔到角落里吃灰。

但是,再怎么说也得给薛先生面子,当即便有几个人出价,最终以九万的价格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