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循着瘦高道士的手指朝着那土黄色遁光看过去,其他人,包括瘦高道士和金光上人,都只能看到这土黄色的遁光,但是他却能够一眼看到那遁光之中,正朝着法舟飞

来的所谓浑天将军。就见这浑天将军赫然是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模样,眉眼之间还有些儒雅,下巴和鼻间留着文士胡须,显然,这浑天将军乃是一名儒将,除此之外,就是这浑天将军手持一杆方天画戟,浑身罩着一层黑色,似乎还凝固有擦不掉的血色的战甲,战甲之上杀气升腾,再配上此人的一身儒士气息,端的令人望而生畏,的确是一名威震军伍的大将

军。至于另外的三道遁光,其中一道泛着银灰色,与火焰赤红交织在一起,显然就是那冰焰双煞夫妇。此刻林昊抬眼便看到那遁光中的夫妇二人,只是显然那焰夫人,还没有

从之前的伤势中完好转过来,脸色有些灰败,精神也有些萎靡,一只手掌都还在按着她丰腴的胸口,似乎呼吸都有些艰难。而那冰君,则是一只手搂着自己夫人的腰肢,一边恨声说道:“夫人,我已问询过少城主,先前出手那人,断然不会是老城主,就连老城主,都讶异城主府怎么出现了那么一个神秘的存在,不过你放心,老城主已然允诺,定然会给我夫妇查个清楚,现在,咱们先到船上,我已从少城主那里拿到了一瓶玄炎丹,此丹定可助你恢复伤势,甚至

修为也能更进一层!”说着,冰君搂着焰夫人,速度加快的朝着法船飞遁而来,不过在即将落在法船之上时,这冰君似乎注意到了林昊几个人,不由得目光阴毒的朝着林昊几人看过来,冷冷哼

了一声。

只是他这动作,被遁光遮掩,瘦高道士和金刚上人却是没有看到,唯独林昊眨了眨眼睛,学着金光上人的模样,抬手在自己光溜溜的下巴上摸了一下。

“这两个年轻人,不知道好好反思,好自为之,竟然还准备找麻烦么?”说着话,林昊又朝着最后那一道黑色的遁光看过去,却见那漆黑的遁光之中,俨然有着一个半边身体以长长的破烂绷带绑住的老头子,这半边身体却并非上下,而是左右

,他的右边身体,部都被破烂的绷带包裹住,左边倒是穿着正常的衣袍。

那绷带,似乎是一件法器?

而且还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法器,至少也是一件中品仙器!不过也就在林昊朝着这老头看过去的时候,忽然,那黑色遁光中的老头,疑惑的回头,竟然朝着林昊这边看了过来。不过林昊随手搅混了两人之间的法则力量,立刻就让

这老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谁在看他。

清纯甜美无忧无虑的少女

“这残骨尊者,神魂修为不弱啊,竟然比那个浑天将军还要敏锐。”林昊赞了一声这老头的敏锐洞察力,同时又疑惑的朝着那老头瞧了一眼,因为金光上人曾说,这老头乃是从禁区边缘的蛮族,而投奔人族的妖蛮。可是他看着残骨尊者,

身上下都是人类的模样,哪里有半分妖蛮模样?就像此刻靠在他身上呼呼大睡的妖蛮少女,也是有着一双兽耳,以及一条小小的,被藏在衣袍之下的尾巴的,甚至就连这妖蛮少女十根手指上的指甲,都比普通人族要尖

锐许多,显然是这妖蛮少女经常修剪,才能让指甲看起来跟普通人差不多,不然的话,就连她的指甲,也会是尖锐的兽甲。

但是那个残骨尊者,浑身上下,就连气息,都是此界界民的气息,浑然没有一丁点妖蛮的东西。

难道说,这残骨尊者,已经彻底将自己,从一头妖蛮,化作了一个人类了么?林昊禁不住看一眼旁边的金光上人,因为金光上人曾说过,妖蛮不被人族所承认,那些原本并不存活于人族之间,却想要投入人族的妖蛮,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够

得到画界大陆人族的认可,这种代价,很多时候就是清除掉自身的妖蛮标致,让自己变得跟寻常界民一般无二。

“嗯?林兄弟,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眼看林昊突然朝自己看过来,金光上人摸摸脑门。林昊轻笑了一声,没有将关于残骨尊者的问题问出来,毕竟在场的这些人,都只能看到那四名界将的遁光,而无法看到遁光之内的他们本人,他若是直接询问关于残骨尊

者的事情,岂不是说明他能够看到遁光之中的那些人?“没有,只是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几壶珍藏的好酒!”林昊一拍储物袋,顿时,几个精美的酒壶飞遁而出,摆放在几人的面前,“既然距离那斩杀兽王的万星谷还有一段路程

,那二位哥哥,不如暂且小饮,消磨消磨时间吧。”说罢,林昊主动拿起一杯,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钻入鼻中,到底是被城主府藏在酒窖最深处,且还安排了几名实力不弱的护卫看守的好酒,端是

醇美异常!

旁边,金光上人和瘦高道士拿了酒,也是立刻眼放异彩,诧异的看向林昊:“林兄弟,这,你竟有如此美酒??”“二位道兄若想要,我这里还有更多……不过最好还是等下了这舟船之后,再分给二位哥哥,不然,可能会有点麻烦。”林昊隐晦的朝着两人笑了一下,转手又拿出几壶,让

他俩尽情畅饮。

金光上人和瘦高道士也不是傻子,眼看林昊笑的隐晦,立马便知道这酒的来历恐怕不简单。而且林昊连丹药都能拿得出来,那么再拿出这几壶好酒又算什么?

所以二人连问都没再问,只管抱着酒壶畅饮起来。另一边,四名界将赫然已经落在了舟船之上,不过除了冰君在登船之时扫了一眼林昊等人,以及那残骨尊者疑惑的扫了一眼甲板上躺了一地的散修外,他们这四人,几乎从没将甲板上的散修们放在眼里,包括林昊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