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人薰月举剑劈向鬼风寒,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一番苦战,终于宣告结束了。

尤其是鬼渊,眼中老泪横流,此人一死,足以告慰诸位族人的在天之灵了。

丽姬此时眼中目光复杂,虽然对方十恶不赦,但好歹也是她的亲生父亲,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她只好闭起了双目。

大厅中突然响起一声长笑,闻人薰月的身形顿时一滞。

众人循声望去。

黄振兴从二楼缓缓走了下来,“真是精彩,八大宗师决战东皇山顶,啧啧,传出去必然是一段佳话!”

唐沐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黄振兴,的新主子都已经败了,还能笑得出来?”

黄振兴怨毒的看了唐沐阳一眼,冷笑一声,“说他?一个只知道喊打喊杀的蠢货,也配做我的主子?”

重伤在地的鬼风寒闻言,眼中射出两道厉芒。

黄振兴不屑的瞥了一眼鬼风寒,“看什么看?真以为自己是化劲巅峰,就天下无敌了?这种蠢货不死,天理不容。”

可爱迷人美女厨房唯美写真

众人听到黄振兴的话,都纷纷露出古怪的神情。

就算黄振兴不是真心投靠鬼风寒,但是现在跳出来,意欲何为?

要知道,现场虽然大部分人都失去了战力,但是能击杀他的,依旧大有人在。

这种时候出来耀武扬威,确定不是在找死?

唐沐阳眼睛微微眯起,“既然知道他蠢,为什么还要跟他狼狈为奸?”

黄振兴不禁仰头大笑,“废话,我如果不利用他,怎么把们这帮人都引到这里?又怎么替我孙子报仇?”

唐沐阳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黄振兴阴狠的看向唐沐阳,“唐沐阳,从杀害羽西的那一刻起,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替他报仇,现在机会终于让我等到了,今天,必须死!

还有们所有人,都要给我孙子陪葬!”

唐沐阳见他一副癫狂的模样,不禁嗤笑一声,“就凭?”

黄振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当然,对于们这些宗师来说,我这点实力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如果加上这个呢?”

说着,从手中掏出一个遥控器模样的装置。

黄振兴疯狂的笑道:“我在这个别墅下面,埋了一吨的炸药,只要我的手指轻轻按一下这个按钮,这里每一个人,都会跟我一起灰飞烟灭。”

众人闻言,纷纷色变。

唐沐阳当即就要冲上去抢夺。

黄振兴急忙将手指放在按钮之上,“唐宗师,我知道速度很快,就是不知道,是冲过来的速度快,还是我按下去的速度快?”

唐沐阳急忙止住身形,现在两人距离大概七八米,就算他速度再快,也难以阻止对方,“黄振兴,找死!”

黄振兴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哈哈哈,找死?我就是在找死,不过能拉上这么多天骄人物一起死,黄泉路上倒也不孤单。”

薛万年沉着脸看着黄振兴,“老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黄振兴回头瞥了一眼薛万年,“现在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薛先生呢?”

薛万年眉头紧皱,“跟随了我几十年,我一直都把当家人看待,为什么要这么做?”

黄振兴闻言大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

“家人?可笑!

我跟了三十年,却防贼一样防着我,连这么大的秘密都不告诉我,还敢说家人?

我孙子被他唐沐阳打断腿,像狗一样被扔在大门口,却不闻不问,还敢说家人?

唐沐阳杀了我孙子,我让替他报仇,却说他是咎由自取,这也叫家人?

我给人当狗当了三十年,还一直把人家当成家人,殊不知,在人家眼里,狗永远都是狗!

高兴了,施舍几根骨头,不高兴了,就不闻不问!

不过有一点没想到,把狗逼急了,狗也是会咬人的!”

黄振兴心中充满了怨毒,此时一股脑全倒了出来,痛快至极。

薛万年盯了他很久,最终长长叹了口气,“想不到,在心里居然积压了这么多怨气,不过这些都是我对不起,跟蔓薇无关,让她离开,我任凭处置。”

黄振兴回头瞥了薛蔓薇一眼,“们也有亲人是吧?也怕她们受到伤害是吧?那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说着,猛地回头看向唐沐阳,“我孙子,我唯一的孙子,就被当着我的面亲手杀害,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唐沐阳冷哼一声,“那是他找死!”

一旁的薛万年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还

敢刺激他?

不过黄振兴听到这话,反而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没错,因为他活该,惹到了他惹不起的人。您是唐宗师,实力强大,有权决定别人的生死。

但是那又如何?的命现在还是掌握在我手中,我让死,就得死!”

唐沐阳正要说话,一旁的薛万年却向他使了个眼色。

随后,就看到薛万年的手指先指了指他自己,然后又指了指黄振兴,再然后又指了指唐沐阳,最后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

唐沐阳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想说,先由他吸引黄振兴的注意力,然后再由唐沐阳出手将其击杀,夺下按钮。

还不等他答应,薛万年已经率先开口,“老黄,其实除了羽西,还有其他的亲人。”

黄振兴原本疯狂的神色顿时一滞,回头看向薛万年,“说什么?”

薛万年目光坦然,“应该还记得,羽西之前和一个三流小明星有染的事情吧?”

黄振兴闻言,当即点头,“记得,当时那小子被那个小明星迷得晕头转向,非要嚷着跟她结婚。”

薛万年继续说道:“我当时让人查了一下那女人的资料,发现她过往的经历有些不堪,这种女人怎么能做的孙媳妇,所以便强行让两人分开了。”

黄振兴继续点头,“这件事做得对,那种女人,怎么配嫁入我们家?可是这和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薛万年嘴角生出淡淡笑意,“我也是之后才知道,那个女人怀孕了,是羽西的孩子。”

黄振兴脸色顿时一变,“……说得是真的?”

薛万年目不斜视,继续道:“如果有半句虚言,让我不得好死!”

黄振兴听他发誓,顿时狂喜不已。

羽西有个孩子?我还有个孙子?黄家没有绝后?

就在他陷入疯狂的喜悦当中时,薛万年瞥了唐沐阳一眼。

与此同时,早已蓄势待发的唐沐阳,将最后一把杀气之剑释放而出。